网站地图
HJC黄金城|官网首页
中国一流的塑料挤出和回收设备制造商

塑胶生物化学拆解这场根本就是的不实炒?

发布日期:2022-02-05 15:38 来源:HJC黄金城

  “生物化学拆解”是节能环保领域近年来的一个热门话题,它指的是将塑胶废弃物转化成为原始的生物化学成分,并借以锻造捷伊塑胶产品。这听上去似乎是一个可行的软件系统,但历史事实真的如此吗?

  2020年9月,国际节能环保组织绿色生态维护和平(Greenpeace)正式发布了一份题为《位数波镇》(Deception by the Numbers)的调查报告,该调查报告尖锐地指出:生物化学拆解是锻造和销售塑胶的民营企业和它们的上级代理机构英国生物化学执委会(ACC)借以误导股权投资者的不实概念。我们根本无法透过生物化学拆解,摆脱塑胶自然环境污染危机。

  简而言之“生物化学拆解”,实际上是化工业的一个模糊不清虚幻的“洗绿”术语。一般来说,生物化学拆解可分为两大类:一是塑胶制推进剂,即使用加热或燃烧等控制管理手段,将塑胶废弃物或者混合废弃物转化成为碳氢化合物,如天然气或石油;二是塑胶制塑胶,即采用生物化学溶剂等方式将塑胶聚合物降解为其基本组成部分。

  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这两种类别的界限相当模糊不清。因此,化工业常常试图别有用心,将二者统称为生物化学拆解(或称高阶拆解)。但历史事实是,前者既是借以生产推进剂和石油化工产品,就根本不没商量是拆解循环式,而后者则由于控制技术和生产成本原因难以避免。

  在《位数波镇》这一调查报告中,绿色生态维护和平组织详细列举了ACC的生物化学拆解工程项目目录,和目录上所涉及的全部民营企业。ACC声称那些工程项目预计Sonbhadra造成46万美元的价值。绿色生态维护和平透过查阅民营企业官方网站澳大利亚非专业滑翔员安德鲁纽韦尔角尔方案今年7月驾车单发动机直升机从澳大利亚墨尔本飞抵英国纽约,不间断采用完全从塑胶,新闻网站、政府数据库等方式获取到所需重要信息,接着对那些工程项目展开了分析,以确认它们与否合乎“塑胶拆解”的定义,和那些控制技术与否具有可行性研究,与否能够成功将塑胶废弃物循环式制成捷伊塑胶产品。绿色生态维护和平还列举了那些股权投资的已知生产成本和所耗费的公用资本金。截止调查报告正式发布前,绿色生态维护和平共展开调查了这一目录上的52个工程项目,展开调查的重点放在了工程项目的处置潜能和股权投资明细上。经过细细的展开调查研究,该调查报告有了一些关键性的发现:

  ACC的生物化学拆解工程项目目录中,几乎有一半都归属于机械设备拆解设备的扩建或升级,多于不到50%的工程项目合乎绿色生态维护和平的基本标准,没商量得上是合格的塑胶拆解工程项目;约有四分之一的工程项目是废弃物制推进剂/塑胶制推进剂(算不上是拆解),有七个工程项目则由于重要信息的缺失难以评估结果。

  尽管ACC宣称,那些工程项目将每年将为拆解行业额外增加1,391,937吨的处置潜能,但实际上,大部分的工程项目都并没有在“拆解”。所有合乎绿色生态维护和平标准的塑胶制塑胶拆解工程项目,只能够处置掉英国2017年全年造成的塑胶废弃物的0.2%。这意味着,即使那些工程项目全部成功投入生产,因此以最大限度运作,也无法解决英国市场上塑胶失衡的难题。

  ACC所提出的拆解工程项目中,约有三分之一可行性研究存疑,而且它所提出的工程项目里多于五个完完全全归属于塑胶制塑胶的生物化学拆解,但这五个工程项目或者在控制技术上难以避免,或者仅仅正式发布了公告,无法展开评估结果。因此绿色生态维护和平认为,ACC目录上的塑胶制塑胶工程项目很难拆解到任何可用的塑胶。

  ACC的工程项目目录中,多于36个工程项目申明了生产成本或者股权投资重要信息,这36个工程项目的生产成本总计21.76万美元。其中有12.5亿用作废弃物制推进剂/塑胶制推进剂工程项目,1.45亿用作塑胶制塑胶工程项目,其余约5.42亿用作机械设备拆解或分类。绿色生态维护和平认为,在用作废弃物制推进剂/塑胶制推进剂工程项目的资本金里,有6万美元都花在了不大可能拆解到塑胶的工程项目上。

  ACC的生物化学拆解申明工程项目将耗费5.06万美元的财政股权投资(可能还要更多),而几乎90%的财政预算Sonbhadra股权投资在废弃物制推进剂/塑胶制推进剂工程项目上。也就是说,那些公用资本金将被用作为石油化工民营企业生产推进剂、蜡和生物危险品。绿色生态维护和平还指出,总体而言,公用资本金里约有2.7万美元花在了不归属于拆解循环式或者不大可能实现的工程项目上。

  透过展开调查研究,绿色生态维护和平最终得出结论:简而言之的“生物化学拆解”是一种错误的软件系统,也是这场营销炒的骗局。其中,塑胶制推进剂的方式只是在锻造目前已经失衡的能源,根本算不上是拆解,它解决的并不是塑胶自然环境污染的难题,而是废弃物处置的难题;而塑胶制塑胶的方式无论从控制技术上还是经济规模上看,都不具备可操作性。就目前而言,ACC的生物化学拆解工程项目目录,只是打著“绿色生态节能环保”的旗号,单纯在消耗财政拨款与股权投资人的钱而已。而对于石油化工民营企业与塑胶制推进剂控制技术的股权投资,甚至会进一步加剧自然环境自然环境污染。

  英国生物化学执委会应将“生物化学拆解”与“高阶拆解”分割开,并暂停宣传生物化学拆解是塑胶自然环境污染难题的有效软件系统。英国生物化学执委会及其成员民营企业应该暂停用不实的软件系统和公关炒来蒙蔽立法者及公众,转而专注于引导股权投资,减少塑胶对人体健康和自然环境的有害影响。

  有关部门要警惕被“生物化学拆解”或者“高阶拆解”那些花哨的名词所蒙蔽。联邦、州和地方政府不应在还未展开彻底的自然环境、安全和经济审核的情况下,耗费有限的资源来赞助那些控制技术。

  公务人员应谨记,废弃物制推进剂或者塑胶制推进剂这类工程项目并不是循环式利用,而是石油化工推进剂锻造(因而必须获得锻造许可),这类工程项目应归属于石油化工业的一部分。在将税金投入那些打著“拆解”、“可持续发展”、“创造就业机会”幌子的工程项目之前,公务人员应该细细展开调查那些公司的执行潜能及其研发控制技术的潜能。

  负责核准生物化学拆解工程项目或者为工程项目核准资本金的制定者应严格审核此类工程项目,以确定其控制管理手段、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和那些控制技术与否确实可以减少塑胶自然环境污染的造成。制定者应要求那些工程项目对处置、排放过程、生物危险品的使用及储存手段保持透明度,因此将那些重要信息提供给其他制定者和广大民众。和公务人员一样,地区制定者也必须要求申请股权投资的公司提供证据,来证明工程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和那些控制技术减少塑胶自然环境污染的潜能。

  股权投资者应对有关部门的审慎性展开调查予以支持,那些展开调查能够透过提升控制技术的透明度,确保其不会构成健康和自然环境风险。股权投资者不应资助废弃物制推进剂、塑胶制推进剂这类工程项目,也不应将其视作对于塑胶拆解控制技术的股权投资。快消行业的股权投资者可以优先考虑为那些采用正确方式(例如减少塑胶包装的使用)避免为造成不必要塑胶废弃物的公司提供资本金。

  快消民营企业若想实现减少塑胶包装的目标,就不应将“生物化学拆解”(尤其是废弃物制推进剂、塑胶制推进剂)视为达成目标的有效途径。快消民营企业不应对“生物化学拆解”投入资本金、也不应与石油化工公司结盟。像可口可乐、达能、玛氏、蒙德雷兹、百事、宝洁、雀巢和联合利华这样的大民营企业必须远离这种错误的软件系统,将股权投资与注意力集中在减少塑胶产品和加速创新循环式模式上。

  绿色生态维护和平坚信,就目前看来,物理的机械设备拆解法比任何一种“生物化学拆解”方式都要更加节能环保。然而,目前英国的塑胶再加工潜能非常低,从严格意义上说,多于PET(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和HDPE(高密度聚乙烯)两种塑胶聚合物是可拆解的,因此,以物理方式拆解塑胶废弃物的效果非常有限。综上所述,从源头减少塑胶的生产仍然是如今最为有效的减塑措施。有关部门和民营企业股权投资的重点应该放在开发能够减少塑胶生产的基础设施、创新控制技术和商业模式上,将资本金落到实处,从源头切断塑胶废弃物的生命线。


HJC黄金城|官网首页
HJC黄金城:http://www.dc-planet.com
电话:0512-58682198
传真:0512-58682126
手机:13773268866
邮箱: info@beierpm.com
HJC黄金城二维码